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十章

点击下载本书免广告阅读
+A -A

  他们在被北风吹得嘎嘎作响的电话亭里给表弟家打了一个电话,表弟家的人说表弟正在派出所值班。徒弟高兴地说:

  "好极了师傅,知道我为什么不愿带您去找他?您不知道他那个老婆有多么势利,我这样的穷亲戚到了他家,她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狗眼看人低的东西,真让人受不了,咱们人穷志不穷,您说对不对?"

  他感动地说:

  "小胡,师傅让你犯难了。"

  "但我表弟还是挺不错的,就是有点怕婆子,"小胡像唱歌似地说,"怕婆子,骑骡子啊!"

  他们在一家商店里买了两条中华牌香烟,他急着往外掏钱,徒弟把他拨到一边,说:

  "师傅,算了吧,您的钱肯定不够的。"

  徒弟付了钱,昂贵的烟价让他的心一阵阵揪痛,但他还是咬着牙说:

  "小胡,这个算我的。"

  "您就先别管这事了!"

  他们进了派出所。他下意识地扯着徒弟的衣角,身上冷得打战,手心里却全是汗水。值班的两个民警中有一个正是徒弟的表弟。那是个细眯着小眼、脖子很长的青年人。他拿着笔,一边听着他们的诉说,一边往本子写着字。

  "就这事?"表弟用笔尖锁着本子,有些厌烦地问。

  "就这事"

  "想象力很丰富嘛,"表弟斜眼看着他,冷冷地说,"发了大财了吧?"

  他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表弟,劳您大驾去帮丁师傅处理处理吧如果那两个人吃的是安眠药,没准还能救过来"徒弟将装了两条中华牌香烟的塑料袋放在表弟面前,满面堆笑地说,"丁师傅是我的恩师,省级劳模,跟于副省长合过影的,临近退休了遭遇下岗,万般无奈才想了这么个饭辙"

  "如果他们吃的是耗子药呢?"表弟看看手表,站起来,对正在墙角玩电脑的民警说:"小孙,我去人工湖那边处理个自杀案件,你一个人在这里盯着吧!"

  表弟去了一趟厕所,收拾了随身所带物品,从车库里推出一辆三轮摩托,载上他与徒弟,开出了派出所院子。

  正是晚饭时刻,感觉却像深夜。可能是天气寒冷的缘故,宽广的大路上车辆稀少。摩托车亮着警灯,鸣着警笛,在大街上像箭一般飞驰。他双手紧紧地抓住车斗上冰凉的把手,心脏仿佛提到了嗓子眼里,张口就能吐出来。

  摩托很快出了城,道路的质量下降,但表弟好像要向他们炫耀车技似的,一点也不减车速,于是摩托车就成了一匹发疯的马驹。他的身体在车斗里不由自主地上窜下跳,尾骨被赚得针扎般疼痛。

  摩托拐上了人工湖边的水泥路,不得不减缓了速度,因为这条路上有许多凹下去的窟窿和凸起的瘤子。表弟大幅度地扭动着车把,也难以免除摩托的颠簸,有一次差了点就要翻个三轮朝天,把发动机都憋死了。表弟大声骂着:

  "他娘的,腐败路,刚修了不到一年,就成了这操行!"

  他和徒弟下了车,跟在后边,帮表弟推着摩托绕来拐去地缓慢前行。到了墓地边缘,他们不得不把车停了下来。四周黑暗如漆,车前的大灯射出的光柱照亮了墓地和树林。表弟冷冷地问:

  "在哪里?"

  他想回答,但舌头僵直,发出的是一串呜噜。徒弟抬起手往墓地里指了指,说:

  "在那里。"

  通往墓地的小路在车灯照耀下清晰可见,但三轮摩托显然是开不进去。表弟熄了摩托的火,从背包里摸出一只装三节二号电池的手电筒,揿亮,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