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四章

点击下载本书免广告阅读
+A -A

  在后来的日子里,他没有听徒弟的建议到政府门前去继续耍死狗,马副市长也没有派人来找他。老妻絮絮叨叨,嫌他死要面子活受罪,还骂他死猫扶不上树。他将一个茶碗摔在地上,双眼如喷火焰,直盯着她那张枯瘦如柴的脸。她起初还敢跟他对视,但很快就怯了。她低着头,从围裙前的小兜里摸出一个边沿磨得发了白的黑革小钱包,轻轻地放在桌子上,用一种很不负责的口吻说:

  "还有九十九元钱,这是我们的全部家当了!"

  说完这句话她就躲到厨房里去了,从那里传出了乒乒啪啪的响声。他知道她在砸肉骨头。一会儿工夫她又转回来,用沾满骨头渣子的手掌托着一枚硬币,郑重地说:

  "对不起,还有一元,垫在桌子腿下,我差点忘了!"

  她将那枚硬币放在钱包旁边,脸上浮起一丝古怪的微笑。他怒目寻找她的眼睛,只要能与她眼睛相对,就可以把压了大半辈子的对她不满的千言万语无声地倾吐出来。妻子因为不能生养,在他面前小了一辈子。但她机警地转了身,使他眼里的怒火只能喷到她弓起的背上。她穿着一件不知从哪里捡来的与她的年龄很不相称的黑底黄花纺绸衬衫,一朵像脸盆般大的黄色葵花图案,在她的驼背上放射着苍老的光芒。他举起拳头,对准了那个肮脏的钱包想砸下去,但他的拳头落到半空里便僵住了。他叹了一口气,收回胳膊,颓唐地坐在凳子上。一个不能挣钱养家的男人没有资格对着老婆发火,古今中外,都是这样。

  一个明亮的上午,他扔掉木拐,走出了家门。灿烂的阳光刺得他眼睛生痛,他感到自己就像一个在地洞里生活了多年的老鼠一样畏缩。五颜六色的小轿车在大街上缓缓行驶着,几辆摩托车在轿车的缝隙里钻来钻去,好像无法无天的野兔子。他很想到马路对面去走,但车辆如梭,令他胆战心惊。他恍惚记得前面有一座过街天桥,便沿着刚刚铺了彩色水泥方块的人行道往前走。在这座城市里生活了几十年,他发现自己的胆量还不如乡下人。一个乡下人骑着像生铁疙瘩一样的载重自行车,拖着烤地瓜的汽油桶,热气腾腾地横穿马路,连豪华轿车也不得不给他让道。两个乡下人背着锯子提着斧子,在大街上吹着口哨胡溜达,那个穿灯心绒外套的小个子,还满不在乎地抡起斧头砍了路边的法桐一斧。他的心中一颤,好像那斧头砍在了自己身上。路边的法桐树下,每隔几步就有一个小贩,热情地向他打着招呼。他们和她们贩卖的东西五花八门,大到家电小到钮扣,形形**,无所不有。有一个生着三角眼的黑汉子,蹲在树下,嘴里叼着一根烟卷儿,手里牵着两头肥滚滚的小猪。

  "大爷,买头小猪吗?"汉子热情地说,"这是真正的-约克崽-,优良品种,特通人性,特讲卫生,比养狗养猫强多了。现在在人家西方国家,已经不兴养狗养猫了,人家那边最时兴的就是养猪。据联合国研究,地球上的动物,智商最高的,除了人,就是猪。猪能认字儿,还会画画儿,如果你有耐心,还能教会它唱歌跳舞"他从怀里摸出半张皱巴巴的报纸,将拴猪的绳子踩到脚下,腾出手,指点着报纸上的字儿,说:"大爷,我空口无凭,有报纸为证,您看看,这里印着,爱尔兰一老妇养了一头猪,就像雇了一个小保姆,每天早晨,这头猪帮她取回报纸,然后帮她买回牛奶和面包,然后帮她擦地板,烧开水,这还不奇,有一天老妇心脏病发作,这头聪明的猪跑到急救中心,叫来了急救车,救了老妇一条命"

  卖猪汉子的花言巧语从他的心底召唤出久违了的愉快情绪。他低下头,用亲切的目光注视着那两头小猪。它们被绳子拴住后腿,身体紧紧地靠在一起,很像一对孪生兄弟。它们的毛儿很亮,肚皮上都生着一块黑花。它们粗短的嘴巴是粉红色的,圆圆的眼睛像亮晶晶的黑玻璃球儿。一个扎着冲天小辫子的女孩挪动着肥胖的小短腿子,进入他的眼界,蹲在小猪面前。小猪受了惊吓,猛地向两边分开,嘴巴里发出"汪汪"的像小狗般的叫声。一个容光焕发的少妇紧随着那个小女孩进了他的眼界,伸出两条洁白如玉的胳膊,将小女孩抱了起来。小女孩蹬着腿大哭不止,少妇只好把她放在了地上。小女孩大胆地向小猪靠拢过去,小猪慌忙地又贴在了一起。小女孩对着小猪伸出她的糯米般的嫩手,小猪紧靠在一起,身体颤抖不止。她的小手终于触到了小猪的身体,它们像小狗一样叫着,但没有躲避。女孩抬头望望少妇,"咯咯"地笑响了喉咙。卖猪汉子摇动三寸不烂之舌,把方才讲过的那套话更加丰富多彩地讲述一遍。少妇面带着迷人的微笑,看着卖猪的汉子。她穿着一件橘红色的长裙,好像一根熊熊燃烧的火把。她的裙子开胸很低,弯腰时那对丰满的白乳隐约可见。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往那里望过去,望过之后感到内心羞愧,好像犯下了严重错误。他发现那卖猪汉子的眼光也盯着那里看。少妇还是想把女孩抱走,但女孩的大哭一次次地粉碎了她的企图。他看到少妇脖子上挂着一根沉甸甸的金链子,手腕上戴着两只碧绿的玉镯。他还嗅到了从她的身体上散发出的一股浓浓的香气,比厂长招待他喝过的茉莉花茶还要香,比厂长的女秘书身上的香气还要香,香得他的头微微眩晕。卖猪汉子发现了谁是他的最可能的买主,唾沫横飞地向那小女孩宣传养猪的好处,并且强硬地把小猪向那女孩眼前推,小猪吱吱乱叫,不愿到女孩眼前去。后来,他一边用手轮番搔着两头小猪的肚皮,一边用甜蜜的口吻对那个小女孩说:

  "来,小妹妹,摸摸这两个可爱的小宝贝。"

  小猪在他的抓挠下平静下来,它们愉快地哼哼着,目光迷离,身体悠悠晃晃,终于软在了地上。女孩大胆地揪揪小猪的耳朵,戳戳小猪的肚皮,小猪哼哼不止,幸福地快要睡过去了。

  少妇仿佛下了决心,提起女孩便走,但女孩激烈的嚎哭使她无法前进。她只好把女孩放下。女孩的脚一着地,就摇摇摆摆地扑回到小猪面前,嘴里的哭声随即终止。卖猪汉子嘴角上浮起狡猾的笑容,展开了他的又一轮游说。少妇问道:

  "多少钱一头?"

  汉子附了一下,坚定地说:

  "卖给别人,每头三百;卖给您吗,两头五百!"

  少妇说: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