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二章

点击下载本书免广告阅读
+A -A

  一辆白色的切诺基鸣着笛开进了大门。围观下岗名单的人们都把头扭转,看着那辆沾满了泥土好像刚从万里之外归来的吉普车。吵闹声停止了,众人的表情都有些呆。切诺基也有些果,喇叭声停了,发动机喘息着,车尾的排气管喷着气,好像一头预感到了危险的兽,瞪着灰白的大眼,惊恐地观望着,然后它就向大门口倒去。工人们几乎是同时发出了吼叫,同时挪动了腿脚,转眼之间就把切诺基包围起来。它前前后后地冲撞了几下,便动弹不得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紫脸膛小伙子弯腰拉开了车门——丁十口认出了那是自己的徒弟吕小胡——一伸手把管供销的副厂长搡了出来。骂声轰然而起,亮晶晶的唾沫像雨点般落在副厂长的脸上。副厂长小脸煞白,一缕油流流的头发垂到鼻梁上,他双手抱拳,弓着腰,先对着吕小胡然后对着周围的人作揖。他的嘴频频开合,但他的话淹没在工人们的吵嚷声中。老丁听不清他说了些什么,只看到他的脸上挂着一种可怜巴巴的神情,好像一个被当场抓住的小偷。紧接着老丁看到,自己的徒弟吕小胡伸手揪住了副厂长脖子上那条像结婚被面一样鲜艳的领带,猛地往下一顿,副厂长就像落进了地洞一般消逝了。

  两辆吉普车拉着警报愣头愣脑地开过来,丁十口吓得心跳如鼓,想赶紧溜走,却挪不动脚步。警车开不进大门,停在了厂外的马路边上。警察一个接一个地从警车里钻出来,四胖三瘦,一共七个。七个警察和他们的警棍、手枪、手铐、报话机、电喇叭一起,文文静静地往前走几步,便一齐停了。在工厂的大门外边,他们排成一条大体整齐的阵线,看样子是封锁了工厂的大门,仔细看又不是太像。那个提着电喇叭的上了点年纪的警察,举起喇叭喊了几句话,让工人们散开,工人们就顺从地散开了。就像砍倒了高粱闪出了狼一样,工人们散开,管供销的副厂长就显了出来。他趴在地上,双手抱着脑袋,丰满的屁股高高地撅起来,仿佛传说中遇到危险就顾头不顾脏的鸵鸟。那个喊话的警察把手里的电喇叭交给身边的同伙,走上前去,用三根手指捏着副厂长西服的领子,想把他提起来。但副厂长的身体死劲地往下坠着,使他的西服与身体之间出现了一个帐篷般的造型。老丁听到副厂长喊着:

  "老少爷们,不怨我,我刚从海南回来,什么都不知道,这事不能怨我"

  警察提着他的衣领的手没有松动,抬脚轻轻地踢了一下他的腿,说:

  "起来吧你给我!"

  副厂长就起来了。当他看清提着自己衣领的是个警察之后,沾满了唾沫的脸突然变得像路上的黄土一样。他的双腿不由自主地软下去,多亏警察提住了衣领才没让他再次瘫在地上。

  后来,厂长坐着红色的桑塔纳来了,市里管工业的马副市长坐着黑色的奥迪也来了。厂长脸上流着汗,眼里沁着泪,向工人们深深地鞠了三个躬,直了腰后他发表演说,先怨市场无情,接着说自己无能,把一家有着光荣历史的工厂办得连年亏损,如不停业,亏损更大,只好关门倒闭。最后他还充满感情地提到了老丁,他历数了老丁的光荣,特别提到了老丁再有一个月就到了退休年龄,但也不得不让他下岗。

  老丁这才如梦初醒般地回头看了看宣传栏上的大红榜,一眼就看到了,按照姓氏笔划排列的下岗名单上,自己的名字排在了第一名。他转着圈子看着众人,仿佛小孩子寻找母亲,但出现在他眼前的都是一些灰白模糊的同样的脸。他感到头晕,就蹲在了地上;蹲着很累,就坐在了地上;坐了几分钟,便咧开大嘴哭起来。他的哭比女工们的哭更有感染力,工人们都面色沉重,眼窝浅的跟着哭起来。他泪眼朦胧地看到和蔼可亲的马副市长在厂长的陪同下朝着自己走过来,便慌忙止了哭,双手一按地,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副市长伸出一只手握住了他的一只沾满泥土的手,他感到副市长的手柔软得像面团,仿佛没有一点骨头。他赶快将另外一只手也伸过去握住副市长的手,副市长随即也把那只空闲的手伸过来握住了他的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